喜歡看腐文的腐女
標準主角(總受)控
中了靈能百分百的毒
#萌萌的出久麻吉小天使!!!
#14歲差距什麼的好吃得犯規
#茂夫小天使茂夫小天使hshshshs(去吃藥
目前自產糧中 但還是最喜歡看別的太太畫出來的小天使了
文筆是渣渣級別的
(無自覺的)準考生一枚

[勝出]護唇膏

<警告>

※自創角有 關於人物設定請往這裡走
※人物也許OOC有
※勝出實質接觸近0%
※無聊的腦洞
※以上都可以接受才往下看喔
-------------------------------
“喂,出久。你的嘴唇流血了喔。”
一邊感慨著綠谷那可以用精美來堪稱的筆記,一邊認真抄著的我無意間的看到從他的嘴唇中滲出的一粒血珠。
突然好想吃櫻桃……不對,想偏了。
綠谷用拇指在嘴唇上抹了一下“啊,真的耶。”鮮血在嘴唇上畫下道痕跡。
就像塗了口紅一樣。
我看見坐在綠谷後方的那隻刺蝟把視線丟了過來。
“應該只是太乾而已,沒什麼關係啦。”顯然不太在意的綠谷笑笑地回答,同時我看見了第二顆血珠正緩緩的聚集形成著。
“不行!這樣對嘴唇很傷的,我先用手帕幫你把血擦一擦……咦,我的手帕放那去了?"我翻找著書包,就是不見我今天早上才放進去的淡藍色手帕。
“這樣是要找到民國幾年啊,果然體虛就是體虛,連這點事都辦不好。”一條純白色手帕遞到我眼前,搭配那人獨有的「全世界他最強」語氣。
還真是純情的小伙子啊……不過我叫做涼風薰,才不是什麼體虛的。
“Thank you。”
爆豪哼了聲,然後轉回去繼續聊天,不過眼神還是一直瞄向這裡。
真是有夠刀子嘴豆腐心的。
“可是這個是小勝的手帕吧……還是不要好了。”彷彿是畏懼著爆豪(跟他的手帕)似的,綠谷往後縮了下,然後婉拒了。
“叫你用就用!廢話那麼是想被爆嗎,啊?”兇惡的紅色眼睛突然瞪過來,搭配手上霹靂啪啦響的火光,威力滿點。
“咿!我、我用就是了……”綠谷縮得更後面一點“我會洗乾淨再還你的……”
不滿的瞪了一下,爆豪也不轉回去聊天了,就這樣直直地盯著我們。
……壓力好大。
“好啦嘴巴靠過來……你離那麼遠我要怎麼擦啊,不準縮!”
被唸的綠谷一臉委屈的看著我“可是很癢嘛……”
你確定跟手帕主人沒有關系嗎?
“算了。頭再過來一點。”
綠谷很聽話的靠了過來,我用右手壓住他的後腦勺,然後眯起眼開始認真擦掉他嘴唇上的血。
““好痛!””
突然背後一陣惡寒……大概就像有人拿劍山在你背後蹭一樣,我猛然地加重了手上的力道,換來了綠谷吃痛的一聲。
“啊啊,抱歉很痛吧。”我一邊跟綠谷道歉,一邊惡狠狠的瞪向作始俑者。
好啊,現在是連殺氣都可以具象化了是吧?
……算了,跟這種人吵架只會白白減少自己壽命而已,不管是精神面或生理面都一樣。
嘆了口氣,我轉回去對著綠谷說“好啦,只要再上護唇膏就好了。”
“咦咦??”“不准上!”
“為什麼?我的護唇膏又不是有顏色的。”轉出了護唇膏,我狐疑的問。
“因為那樣不就是間…間接……”
“管你是有顏色還是沒顏色,反正不准給我上!!”手掌又開始霹靂啪啦響,臉色臭到像連續踩了三次大便的爆豪不悅的抬起手,準備直接把我種在這裡。
我看了看他們,再看了看手上的護唇膏“原來是這樣啊。放心吧出久,我這條是昨天才買的,還沒有用過喔。"
話一說完,綠谷就像是放下心,然後乖乖的靠了過來。
“好喔眼睛閉起來……好了。”
擦完護唇膏的綠谷嘴唇變得水潤許多,看到這個景象我滿意的點點頭,然後才想起了一個問題。
“可是如果我之後要用這隻護唇膏,不就表示我要跟出久間接接吻了嗎?”
綠谷的臉瞬間燒了起來,然後是刺蝟頭的凶狠瞪視。
“既然這麼剛好,我看爆豪你也來塗一下怎麼樣啊?”順便讓我報復報復。
“操!老子才不要塗那種--”爆豪猛然站起,突然一雙手從他腋下穿過去,牢牢地扣住他的手。
“喔喔,切島nice助攻!“我朝切島比了個讚,然後乘機把唇膏塗了上去。
“媽的你這個--”終於掙脫的爆豪正想要破口大罵時,看見了臉紅到耳根的綠谷,想起了剛剛那隻唇膏的用途--
“老子要把你們通通都炸爆啊啊啊啊啊!!!”某個臉紅得跟蘋果有得一拼的人發出絕對死亡宣言,然後開始了無差別轟炸式襲擊。
接著被剛進班門的相澤老師罰跑操場10圈,因為他剛剛想連老師一併炸掉。


嗯?你說那隻護唇膏後來怎麼了嗎?
據御茶子的說法好像是安穩的被爆豪收在他家的書桌裡了。
你說她怎麼會知道?
……御茶子心裡明白,但御茶子不說

------------------------
啊啊,本來只想寫個短篇的說,結果一寫3小時就不見啦(青春小鳥一去不回頭
幸好暑假很閒(?
間接接吻什麼的賽高!!!!!
好朋友的助攻是很重要的wwwww
還有我現在極度缺糧啦TvT
請各位高抬貴手救救可憐人(咦
自己產的糧又不好吃……
手機打字格式不好請見諒
還有不要惹御茶子 御茶子什麼都知道
感謝你看到這裡(鞠躬  那我們就下次見啦~拜拜~

评论 ( 4 )
热度 ( 35 )

© 玥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