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看腐文的腐女
標準主角(總受)控
中了靈能百分百的毒
#萌萌的出久麻吉小天使!!!
#14歲差距什麼的好吃得犯規
#茂夫小天使茂夫小天使hshshshs(去吃藥
目前自產糧中 但還是最喜歡看別的太太畫出來的小天使了
文筆是渣渣級別的
(無自覺的)準考生一枚

願意與不願提起的那些過去(上)

自創角過去 關於自創角設定點這裡

-------------------分割喔--------------------

嗯,我叫做涼風薰,21歲大三生,身高是硬傷,在說我的過去之前想先聊聊有關於我爸媽的生平事蹟。

我的爸媽在大學時期就已經是小有名氣的甜點師傅與食評家了,在畢業後的一次因緣際會下我媽吃到了我爸做的點心後動用了她身邊所有的資源才找到了我爸,然後一見鍾情的兩人在交往兩年後便義無反顧的結婚了。

蜜月旅行時因為餐廳人滿為患之下不得已只好併桌,這一併居然跟梁川恭芥他爸媽併出了話題,並用相見恨晚的超特級速度便成了死黨,回國後就立刻以相處融洽和工作方便為由一起買下了一棟房子,就這樣一直住到了現在。

基本上我都把上面那一串極似流水帳的東西簡稱為"孽緣"。

好了,無聊的事就先說到這邊,接下來真的要說有關我的過去了。

我和涼川恭芥是同一天出生,硬要說我們有哪裡不同的話,大概也只剩下他是足月生,而我是早產兒這點而已,我自從生下來之後就很容易生病,而且由於我對於不熟的人會很內斂不愛說話的緣故,直到幼稚園畢業我都是一個人度過的。


不過就是沒朋友嘛,沒什麼大不了的。

......可是還是好無聊啊。


上了小學之後終於會有來跟我說話的同學了,雖然那時自己也很清楚他們只是想利用自己的超能力而已,不過我還是很開心,就像自己有了朋友一樣,至少我那時是這麼認為的。

真正有轉變大概是小六的時候,那時他們是怎麼稱呼的......忘了。嘴巴上說是好玩,實際上根本就是十足十的霸凌。

我記得那時候是一個瘦弱的男生被盯上,我很想幫忙,但是又猶豫不決,等到我下定決心時他就因為受不了而轉學了,於是我暗自下定決心以後再遇到類似這種狀況一定要伸出援手。

升國中那年暑假我遇見了一個男生,我們很合得來,常常一起去溪邊玩水、抓魚蝦,在雜貨店外的凳子坐著吃冰,一起追蜻蜓、蓋小木屋,我和他和恭芥躺在我們做的秘密基地裡一起睡著了,涼風輕柔的撫著我們。


那是我最美好的一個暑假,我覺得我交到了一個知心朋友,就像他們說的"摯友"那樣。

明明應該是那樣才對的。


上國中以後我與恭芥分到了不同的班級,不過很幸運的是,我和那個男生分到了同個班級。

這是件值得開心的事,可惜我當時完全不這麼想。他不知道為什麼被班上那一群喜歡欺負人的團體給盯上了。領頭的男生足足高了我一顆頭,由於他是學校理事長的兒子,所以老師們也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為的就是要保住自己的飯碗。

對於幾乎是天天都被找碴的他,我覺得很憤怒,好幾次都想找老師或主任說,但是都被他壓下來了。

我自己可以想辦法的,你就不用擔心了,先回去吧。每次他都是這樣告訴我的,我怎麼可能不擔心?他是我的朋友,而我居然只能眼睜睜看著他被欺負卻什麼也做不了。

直到有天我偶然發現他快要被那群人推入水溝時,我慌了。我不能看著他就這樣被人欺負,我已經對自己說過了,我要伸出援手,我想要幫助我的朋友。

於是我對他們使用了超能力,把它們丟到稍微遠一點的地方,然後抓起他的手開始奔跑,直到我們都跑得精疲力盡為止。



"等等──你對他們使用了超能力?"沉默了一陣子的靈幻在聽到關鍵句時皺起了眉頭。

"那有什麼辦法,"我無奈的聳聳肩"當時又沒人告訴我不能對別人使用超能力。"



我喘著氣,正想詢問他有沒有哪裡受傷時,牽著的那隻手突然被揮開了。我疑惑地望向他,卻望進他滿是驚恐的眼眸中。

他不可置信地搖搖頭,眼神像是看到了什麼不該看的東西一樣,他踉蹌地向後退了兩步,然後轉身、逃了。

我呆呆地看著剛剛被甩開的那隻手,腦袋裡稀里糊塗什麼也想不了,要追?還是不要追?最後我選擇緩緩踱著步回到家中,爸媽問為什麼這麼晚回來,我用有東西忘在學校所以折回去拿的理由塘塞了過去,那是我人生中最後悔的一個選擇。

隔天一早,他並沒有來學校,取而代之的是我桌上滿滿的塗鴉。

在那之後,我們沒有再講過一句話,而那群惡霸因為我的阻撓對我產生了敵意,進而轉向來霸凌我,不過他們其實也沒有對我造成什麼實質的傷害,因為都被我用超能力擋下來了,除了桌子的塗鴉之外。班上本來跟我比較親近的朋友都紛紛疏遠我,我不知道是被那群人唆使,抑或是他們因為不想惹麻煩而自願這麼做的。



國一下學期,我知道了友情是多麼容易破碎的東西。

世界開始翻轉,我獨身其中不知如何是好。

直到人生崩塌的那一天來臨。

评论

© 玥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