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看腐文的腐女
標準主角(總受)控
中了靈能百分百的毒
#萌萌的出久麻吉小天使!!!
#14歲差距什麼的好吃得犯規
#茂夫小天使茂夫小天使hshshshs(去吃藥
目前自產糧中 但還是最喜歡看別的太太畫出來的小天使了
文筆是渣渣級別的
(無自覺的)準考生一枚

那些願意與不願說的過去(中)

時間就這麼流逝著,如沙、如水,從指縫中悄悄的溜走。

滴答、滴答、滴答,在淺移默化中改變了一個人的性格。




國二上學期的某天,暑假剛結束不久,才兩個禮拜而已。

那天就跟平常一樣,平常的早餐、平常的上學路、平常的躲過夾在門縫中的黑板擦,還有一如往常畫在桌子上、那些不堪入目的言辭。

該說習慣真的是一種很可怕的東西嗎,從最初的不悅一直到現在看到塗鴉就有種「阿,新的一天又要開始了」的感覺。

......我真的不是抖M。

嘆了口氣,我拿起隨身攜帶的溼紙巾開始擦拭。

"嗨,涼風。"

是他。腦海裡閃過上學期手被揮開的那一幕,我用一種近乎無感情的口氣說"早安。"而且我最近情緒有點不太穩,聽到他對我打招呼無疑是一種火上加油的概念。

"之前那件事是因為太突然了,"突如其來的一句話讓我停下了擦拭的動作"暑假時我仔細想過了,我其實還是很想繼續跟你當朋友的,那天的事純粹只是的意外......可以相信我嗎?"他用真誠的眼神看著我,我感覺像是回到剛從國小畢業的那年暑假,每次只要他惹我生氣時就會做的那樣。

而我總是會笑著原諒他。

但是我現在該怎麼表態?原諒嗎?還是不要甩他?這選擇題太過困難了,對於我這種不善交際的人來說,人心總是難以捉摸,我無法了解。

可是、如果可以再相信一次的話......

"真的嗎?太棒了!我今天早上看到了很奇妙的東西喔,一起去看看吧!!"他興奮地的笑了出來,二話不說就拉起我的手往外跑。

我也就放任他拉著我跑,行動力強一直是他的特色,我的嘴角浮現了笑容。說起來,我似乎已經很久沒有在家以外的的地方笑過了。

我們牽著手一起奔跑一起笑著,就像回到了那年夏天般。


奔跑在人生的轉捩點上。


"咦?你確定是這裡嗎,什麼也沒有──唔!?"我拉開門走了進去,只是間空教室而已,正當我轉頭想說些什麼時,左手突然被往後拉高,整個人以一種近似反手銬的姿勢被壓制在地。

"哼哼,終於抓到你了。"

......是班上那群喜歡恃強凌弱的人啊。

"請問高貴的班長找我這種人有什麼事嗎?"

班上的班長、理事長的兒子,也是霸凌群體的領頭者。

"想嘴硬也只能趁現在了。"

就算不看也能知道那人現在一定笑得陰險至極,不過他們那些貧瘠的腦袋大概也想不到什麼好辦法來對付我──

一隻手突然摸上我的後頸,很俐落的解開扣環之後粗魯的把項鍊從我脖子上扯了下來,純銀製的的細鍊在皮膚上擦出一條紅色的痕跡,散出了點點熱氣。

"爸媽在出生時請人特製的生日禮物,上面刻著你和涼川恭芥的姓名縮寫,全世界只有兩條......真是珍貴呢,想必你一定很寶貝它吧。"

那條項鍊被丟到我面前,發出清脆的喀一聲,褐色的琉璃在陽光下透出淡淡的光輝,上面倒映著我震驚的臉龐,我清楚看見中間裂出一條白色的細縫。


我第一次體會到,人心居然可以如此險惡。


"......你想要我幫你什麼?"

盯著那條項鍊被撿起,我終究還是妥協了。

只有那條項鍊不能落入他們手中......爸媽賦予的我的姓名、常常給我打氣的恭芥的牽絆,支撐著我從出生到現在,給予我力量、就像是家人一般的項鍊。

要是失去的話我就真的一無所有了。

"終於開竅了阿,想讓你去解決一個人。"

"我知道了。"

感覺到背後一輕,我從地上站起,然後拍了拍自己的衣襬"好了,項鍊還我。"

"我可沒說要把項鍊還你啊。"勾出抹陰冷的微笑,我隨著他的目光看過去──

那個5分鐘前才一臉抱歉的說要跟我和好的人、拉著我一起奔跑的人、那個曾經是我朋友的人,現在正拿著項鍊,一臉漠然地看著我。

然後,丟入了一旁準備好的藥水罐裡。

"什──!!"我使勁推開眼前的人,瘋了似的衝到罐子旁,也不管裡面化學反應得正激烈,就直接把手伸了進去。

"好痛!!"我吃痛的把手縮回來,然後攤開手心,那水滴狀的琉璃現在已經混濁不清,本來應該刻著名子的地方已經被侵蝕得看不出原貌了,然後輕輕的、在我的手上崩解了。

我怔怔的看著,彷彿這樣就可以讓已經破碎的東西恢復原貌一樣,腦袋混亂一片,心中彷彿像是失去了什麼一般,不停刺痛著我,嘴巴張張合合的什麼也說不出口。

好痛。

"為......什麼?"

他看著我,眼底盡是厭惡與不屑"因為你是怪物。"

"咦?"我不可置信地望著他,這真的是我以前認識的那個愛笑的男生嗎?

好痛苦阿。

"剛剛一切都是在演戲,我不可能再跟你當朋友了,你最好是給我轉學,不知道我們班同學都很怕你嗎?怪物就該去怪物待該的地方,別來這裡給我們造成精神負擔。"

嘴裡吐出的淨是些冷嘲熱諷,但是我卻無法反駁。

心臟的地方隱隱作痛著。

我用力閉起眼睛。



好痛......好痛.......為什麼......我明明什麼都沒做,為什麼要遭受這樣的對待

我是對的沒錯吧......

我是對的吧......

我是對的......嗎

我是......

好痛 好想哭 好想逃避 好想有人抱抱我、告訴我一切都是假的

我只是......想要有個朋友而已啊......

不可遏止的眼淚從我臉上滑落

原來,以為能夠好好與人相處的我是錯的。

原來,我一直是別人的威脅。

原來,我自以為是的那些美好世界是假的。

原來,最不該存在在這世界上的,是我。

「你在說什麼傻話啊!?」

恭芥.....?

「我才不管別人怎麼想、怎麼去定位你,至少我需要你、你的爸媽也需要你,所以你快給我醒一醒,不要逼我巴你!!」

恭芥他.....需要我......?

可是......我是怪物阿......

我.......

「怪物什麼的、不要聽他們胡言亂語了!!你就是你、才不是什麼怪物,你要相信我還是相信那群白癡!!」

我......真的可以繼續活著嗎......

「可以,我會成為你的盾,讓你不再受別人傷害,我保證。」

恍惚間,我看見恭芥向我伸出手,帶著他那特有的淡淡微笑。

就像太陽一樣呢。

我拉住了他向我伸來的手。



緩緩睜開眼睛,目光所及皆為瓦礫與碎石,而我正緊緊地被恭芥抱著。

......好溫暖阿,我忍不住往他懷裡蹭了蹭。

似乎是查覺到我的動作,恭芥低下頭問"醒了嗎?"

"怎麼了......好累......"眼皮沉甸甸的,思緒就像在飛舞一般,腦袋也昏得不得了。

"睡吧,我就在這裡,哪裡都不會去的。"恭芥溫柔的摸摸我的頭,語氣甜得就像在哄小孩。

我胡亂點了個頭,然後閉上眼睛,讓思緒沉入黑暗中。

评论

© 玥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