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看腐文的腐女
標準主角(總受)控
中了靈能百分百的毒
#萌萌的出久麻吉小天使!!!
#14歲差距什麼的好吃得犯規
#茂夫小天使茂夫小天使hshshshs(去吃藥
目前自產糧中 但還是最喜歡看別的太太畫出來的小天使了
文筆是渣渣級別的
(無自覺的)準考生一枚

那些願意與不願說的過去(下)

那起事件造成學校全毀

298人受到驚嚇

764輕重傷


2人死亡


雖然很快的就被我爸媽用人際關係給壓下去了,不過那次事件還是在網路上引起不小的話題。

法院寄了傳票到我們家,說是要針對這次因為超能力失控造成民眾傷亡的問題提出告訴。

連用膝蓋想都知道,在這場對於我們極度不利的審判中,幾乎是毫無懸念的被判刑了。

最後以過失致死罪定讞。

我不知道這樣的審判對於一個擁有超能力的14歲少年來說,究竟是重懲,抑或是寬恕。

反正那些對我來說都是事情發生後五天的事了。

對,我整整睡了五天,醒來之後還全身痠痛外加無力,讓我很懷疑我睡來的力氣都跑到哪去了。

醒了之後媽媽很認真的告訴我這五天所發生的各種大小事,包括媒體的各種臆測、法院的判決、還有我必須停止課業然後去牢裡蹲個三年之類的,而且還禁止假釋。

會有這樣的結果我一點都不意外,畢竟我確實是闖了禍,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也是應該的,所以我很爽快的接受自己現在的處境,並且順便問了有關於牢飯的相關事情,因為我不喜歡吃難吃的食物。

倒是一旁的恭芥一直臭著臉,我拍拍他的肩膀,跟他說你可以每周末來找我啊,畢竟我還是需要有人來教我課業,不然出去真的會變成廢人,他才勉為其難的點點頭,但還是一臉擔心的告訴我要多吃飯、在裡面被欺負可以告訴他、別著涼了,還有不要亂撿肥皂之類的話。

雖然我聽不太懂最後一句話在說什麼就是了。

阿姨跟叔叔也告訴我要是有什麼問題的話可以找他們,他們就像家人一樣支持著我,給我加油跟鼓勵。

雖然我之後才從爸爸那邊聽說當初開庭時叔叔差點要衝去斷那些死者家屬的手腳筋,幸好最後被攔下來了。


在監獄裡的日子嘛,其實過得並不算太壞呢。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還是個小孩的關係,他們幫我準備了單人式監獄,還配有衛浴設備,雖然簡陋了些,不過我已經覺得很好了。

聽到我不用去公共浴室人擠人的恭芥也鬆了口氣,不過我並不是太想知道他在擔心什麼,感覺對自己的心臟不好。

至於獄餐,我第一天吃了晚餐後整晚輾轉難眠,也不是說不好吃,只是配菜真的是......很奇妙。

你有聽過人家用炒麵來配咖哩的嗎?

所以我那周周末就問了下爸媽,看看能不能把我調到廚房去工作。

結果還真的成功了。

在廚房工作的叔叔阿姨們人都很好,有些人在入獄之前還擁有職業廚師的身分,在我表明了調來這是因為將來想要當廚師之後,他們也毫不吝嗇地把他們的畢生所學都教給了我。

還有那周的配色會這麼奇怪的原因是獄方送錯食材了。

恭芥還真的像我說的那樣,每周末到監獄來教我功課,也是多虧了他,我才沒有落掉國、高中的課程,雖然被一個學霸念為什麼教這麼久也學不會時會有種挫折感。

在監獄時我發現,其實他們大部分都是好人,雖然也有些死性不改的傢伙,不過大多數人在進監獄後就會改過自新了。可惜的是他們的努力卻不被社會大眾所看見,只要聽見前科犯這三個字時,腦袋就會自動連結到有案底、會再犯、坐過監獄的都不是好人之類的,其實這也不是我們自願的阿。

希望他們以後出去都可以找到願意相信他們的人,在監獄度過的這三年裡,我每天都是這樣想的。


這三年說不長也不長、說不短也不短,我離開了監獄後,政府以還需要再觀察兩年為由,將我的活動範圍限制在家中。

恭芥一邊碎念著無能政府之類的,還是很認真的為我上完了高中三年的課程。

於是大學考試時,我很順利的考上了夢寐以求的餐旅大學,當我帶著那張錄取通知單到監獄去找那些曾經幫助過我的叔叔阿姨們時,他們全部都興奮的亂叫一通,彷彿像是他們考上了一般。

我就這樣上了大學,日子過的很平淡,我們的確都在朝著我們夢想前進著,一步一步、腳踏實地的。

直到有天政府寄了張通知到我們家,說是因為沒拿到國中的畢業證書,所以要我再回國中把剩下的課程補完,這樣才不會違反憲法。

想當然爾,第一個發難的一定是恭芥了。

"你們到底還想耽誤我哥的人生多久啊!?"他風風火火的直接殺進法務部,對著主管就是一陣痛罵。

雖然這樣還是不能避免我必須重讀國中的事實。

於是我轉進了鹽中學的二年一班,家裡也因為我我上國中而搬家。

所以我認識了影山茂夫,因為我剛剛好搬到他們家隔壁。


"接下來的事也不用我說了吧。"

"恩......抱歉阿涼風。"靈幻思考了下,接著對我投以抱歉的一笑。

"咦?為什麼要抱歉?"

"我不是故意要揭你傷疤的,只是......."順著他的目光看,我看見茂夫一副不可置信地看著我,原本的死魚眼此時睜的大大的。

"......你是怕茂夫交上不好的朋友吧。真好啊,有你這種師傅。如果當初我也......"可以遇見像你們這種人的話,搞不好我就不會......

我看見映在茂夫裡的倒影露出抹悲哀的笑容。

"既然這樣想,那要不要來我的相談所打工呢?"猛然地,靈幻蹦出了讓我措手不及的話。

"咦?"

"真巧呢師傅,我剛剛也是這樣想的。"不知道什麼時候回復死魚眼的茂夫語氣淡的彷彿只是在說「今天天氣很好」一樣。

"咦咦!?"

"既然連前輩都這麼說了,打工就從明天開始,不要遲到了阿。"

"等等,我還沒......""好了,為了慶祝相談所又多了新人,去吃章魚燒吧,今天我請客喔。"

"師傅真大方。"

......算了,這樣也不錯吧。

陽光撥開了烏雲,照在每一個人身上。

"薰,再不來我們就要丟下你了喔。"靈幻的聲音從樓下傳來。

"喔、馬上下去,師傅。"

"你下來前有記得鎖門吧。""有。"

陽光輕輕地灑在身上,像是度上層金粉般、閃閃發亮著,我不禁笑了起來。

願每個人都能找到相信你的他們。

评论

© 玥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