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看腐文的腐女
標準主角(總受)控
中了靈能百分百的毒
#萌萌的出久麻吉小天使!!!
#14歲差距什麼的好吃得犯規
#茂夫小天使茂夫小天使hshshshs(去吃藥
目前自產糧中 但還是最喜歡看別的太太畫出來的小天使了
文筆是渣渣級別的
(無自覺的)準考生一枚

九月半

〈警告〉

有自創角唷~

這篇就不貼靈茂tag了

抓到BUG的話請妥妥的放生他 只要看下去就好......(騙誰阿

上一篇(好像得看又好像不用得看)的連結:八月半後的小短篇

那麼 就讓我們妥妥的開始吧~~~~

----------------------(゚∀。)(゚∀。)(゚∀。)--------------------

涼爽的九月天,帶點秋意的風滑過皮膚,微涼卻又不失溫暖,真舒服阿,不愧是我最喜歡的季節。

我仰望著,天空一片艷紅,像楓葉般飛舞的雲緩緩的飄阿飄阿,突然開始想吃秋刀魚了,要不要順便幫茂夫和靈幻買條呢。

......可是天空應該是這種顏色的嗎?

努力地回想著,頭部傳來一陣陣的刺痛,難道我是撞到腦袋了?

出門前拿了手機跟錢包,然後向小酒窩說晚上吃火鍋、要他準備高湯跟解凍一些火鍋料,走出家門後五分鐘在一條大馬路旁等紅燈,下午三點人並沒有很多,也就零散的兩三個吧,然後綠燈了,我向前走,餘光瞄到一輛闖紅燈的轎車絲毫沒有減速的衝了出來,不遠處響起此起彼落的尖叫聲,然後、然後──

"...薰......閉上眼睛吧......"茂夫的聲音飄忽不定,近似耳語、又遠在天邊,我順從的閉上,反正我也沒力氣張著眼了,這樣剛剛好。

身體軟綿綿得不像是自己,強烈的疲倦感蔓延到四肢再回流進大腦裡,腦袋也暈糊糊的一片,也許是最近太累了,就像師傅以前那樣,我想。

一股奇妙的感覺在胸口處油然而生,溫暖且又清涼,從心臟處開始一步步的啃蝕著、舔咬著我的身體。

輕飄飄的......我騰空飛起、也許我沒有飛起,一股冰涼的風從臉頰側邊刮去,揚起了陣陣青草味......

"喂?你還要睡多久啊?該起來了。"......小酒窩?他在這裡幹嘛?

"說好的火鍋呢?本大爺可是等你等了很久阿。"......再讓我睡下會死是嗎。

"薰!!涼風薰!!再不起來我就要把你的小說全部扔進焚化爐裡面!!"

"吵死了你能不能閉嘴──噗喔!!"眼睛都還沒張開,我反射性的撐起身子想要給旁邊的人來個猛力一踹,然後迎頭撞上某個光滑堅硬的東西。

眼前一片黑暗好像還有小星星在跳躍,我稍微晃了晃讓被撞暈的腦袋清醒下後睜開眼,看見靈幻一臉痛苦的抱著頭,額頭還紅紅的一塊像是腫起來了。

......完了,我等一下不會被茂夫給做掉吧。


"所以,我死了?"我詢問著走在我前面的師徒搭檔。

"恩。"

"然後你們現在要帶我去找閻王了?"

"差不多就是這樣......等等你要去閻王前面,然後他會告訴你該上天堂還下地獄,不過我們會盡量保你出來的,放心吧。"走在最前頭的茂夫這樣說了。

"知道了......"我頓了下,想起剛剛被遺忘的事"小酒窩呢?"

"啊?小酒窩?"走在我旁邊的靈幻偏過頭來看我,臉上寫滿疑惑"他一直都待在人間不是嗎?"


在走過彷彿沒有盡頭的長廊之後,茂夫帶我們拐了個彎,然後走進異常寬敞的大廳裏頭。

大廳很漂亮,大理石砌成的石磚鋪滿整地,光滑純潔,四周也有些由大理石製成的的石柱,上面雕滿了許多精細的雕刻,我看了下距離最近的那一根石柱,是諾亞方舟。

......你告訴我這裡是冥府?

"殿下。"

最前頭的茂夫喊了聲,然後微微的欠了個身。

不過左看右看,也沒有看到類似閻王的東西啊,難不成出差去了?

像是看見我的疑惑,靈幻拍拍我的肩膀,然後指著不遠處、由一座階梯延伸而上的平台,平台上放著一張純木製的大桌,似乎也有雕花,桌上擺著一大疊一大疊的公文,看起來像是一輩子也做不完,然而那顆被公文遮去一大半的頭似乎還在努力的抗爭著。

.......不會就是他吧?

"那個就是我們那死到迎頭才在趕著做公文的頭頭,閰王。"

像是要映證他的想法般,那顆腦袋頓了頓,然後從公文後探出一張臉"唷,不是說到的話叫一聲就好了嗎。"

那個人就是閻王!?

不是吧看起來比我還年輕耶!!!


"你就是茂夫跟靈幻常常提到的那位朋友?"晃過那張桌子,閻王居高臨下的看著我,無意間透出不可違逆的壓力感。

"呃、大概吧......"

"看在是認識的朋友分上,讓你早早去地獄早早解脫吧。"像是在說今天天氣很好一般的隨意,閻王擺擺手示意左手邊那條走廊是通往地獄後便準備走回桌子後去繼續解決他那小山一樣的公文。

"等等,不是說了最近人手不夠嗎?"茂夫往前踏了一步,問道。

"是這樣沒錯啦.......不過茂夫很厲害啊靠你就夠了。"

"什麼......""唉唉算了,薰你就乖乖去地獄吧,我會常常帶著茂夫去找你的。"

"可是、師匠──"茂夫很緊張的想要說些什麼,不過靈茂微微搖了頭,示意他安靜點。

"要記得做布丁等著我們喔。"

我看見閻王的腳步停了。

"喔......我是沒差啦。"只要地獄裡有廚房這種地方就行。

"我要指定吃焦糖口味的。"

"很會挑耶你......好啦。"我無奈的向他們揮揮手,然後走向通往地獄的走廊。

"你等一下。"突然地、閻王開口了"你剛剛說你會做焦糖布丁?"

"啊?會是會啦........."不過問這個要幹嘛。

"那草莓布丁呢?"

"會阿。"

"那巧克力布丁呢?"

"會啦。"

"那牛奶布丁呢?"

"唉呦你想的到的都會啦好嗎。"

我看見閻王的眼睛一閃一閃的,彷彿看見了什麼不的了的東西。

.......用看見肉的狗來比喻似乎也不錯。

"就決定是你了!!當我的文書處理員兼廚師吧!!!"

"咦.......咦咦!?"這樣子決定真的大丈夫?

"恭喜阿薰,這樣以後我們就是同事了呢。"那個剛剛才把自家主子給坑了的人現在正一臉無害的對著我笑。

茂夫走過來拍拍我的肩,然後對我比了個拇指,大有「以後一起加油吧」的意味。

......為什麼突然覺得被坑的好像是我。

就這樣,我與我的死神朋友們的日常生活,正式開始。

----------------------(ゝ∀・)(ゝ∀・)(ゝ∀・)--------------------

諸君嗨嗨又是我 對這個沒靈感沒文風沒國文造詣的小嫩嫩一枚

......對啦前面都是前傳你想怎麼樣咬我ㄇ?(誰要咬你

最近正在加緊趕工的把腦袋裡面的坑都補起來(終於成功了

還有加油啊諸君你看看我這麼渣的文筆都敢PO出來了你們也不來一發試試嗎(不要亂引誘人

總之感恩你肯用心的看到這裡 對於一個沒天分的我來說這好感動嗚嗚嗚

评论 ( 5 )
热度 ( 2 )

© 玥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