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看腐文的腐女
標準主角(總受)控
中了靈能百分百的毒
#萌萌的出久麻吉小天使!!!
#14歲差距什麼的好吃得犯規
#茂夫小天使茂夫小天使hshshshs(去吃藥
目前自產糧中 但還是最喜歡看別的太太畫出來的小天使了
文筆是渣渣級別的
(無自覺的)準考生一枚

Part.1 甦醒與不知所措

基本無CP敬請安心食用(內含微米等級的律茂

作者亂入又不是第一次了快接受吧你們(゚∀゚)(゚∀゚)(゚∀゚)

不定期更新 別期待我會有下集(是說應該不會有人期待吧www

渣文筆可能造成讀者混淆敬請見諒(土下坐


-------------------------------------------------------------------


......這裡是哪......


...好黑...好可怕......


腦袋暈沉沉的......四肢彷彿掛了鉛塊般...動彈不得......


......彷彿忘了什麼很重要的東西......


好可怕啊...不想失去阿......


哥哥......







......醒醒......喂...聽得到嗎......醒醒......

你應該......馬上......





"嗚......"從趴在桌上的姿勢轉為坐姿,我伸了下懶腰後揉揉酸澀的眼睛,現在是幾點了?我剛剛在幹嗎?

"哥......""唷,醒了嗎?"眼前突然蹦出一個面容清秀的男生,淺棕色的頭髮在腦後束成小馬尾,淡褐色的眼睛溫柔如水,然後漾起了一絲笑意"我剛剛還想說再不醒就要打電話叫救護車了呢,哈哈哈~"

更正,他根本不是什麼善良賢慧的人,反而還有點蠢。

"對了,你要我查的資料跟報告,還有那小男孩的個資。"他把一疊厚厚的牛皮紙袋遞給我,然後再遞過來一杯咖啡"等等要安排時間去現場調查,還要找證人、監視器也要調出來看,有些重要資料也還沒到手......啊啊阿好煩阿什麼爛工作啊。"他煩悶的抓抓頭,然後拿起一旁的馬克杯配著電腦開始忙碌了起來。

"那個......打擾你一下可以嗎?"

"喔,說吧。"他隨意地擺擺手,眼睛沒從螢幕上移開。

"你是誰?這些資料是要做什麼的?"

他噗了聲把嘴巴裡的奶茶全噴在電腦上之後一臉震驚地看著我,彷彿是看到天在他眼前劈哩啪啦地全塌下來般"你你你、不會是燒壞腦子......"

"電腦。"

"耶?不不不不不小白你要活著阿阿阿阿阿!!!"

看著一臉緊張擦著自家筆電的人,我又深深地嘆了口氣。

原來這人,是個逗逼阿。


"你是以優異的成績從警專畢業的。上頭很看重你,所以把你調來刑事檢察辦案小組,而你的確也不負重望的解決了幾樁案件,剛好這案子的刑事追訴期也快過了,你也知道嘛,在資料上留下未結案這樣一個小汙點是不太好看的......"

"所以組長就讓我接下這個案子,再向外聲明我是自願接下的,一方面可以展現他是多麼器重我,就算失敗了,上頭也會覺得因為我是新人而不會多加追究,如果真的破案了,還能夠博得善加運用人才、調度有方的好名聲......這步棋還下得真好啊。"仰頭飲下最後一口咖啡,我舔了舔嘴唇,然後說道。

"對對~真不愧是影山律,歷屆來最高分畢業的天才還真不是蓋的,哈哈哈。"他甚是愉悅的拍拍我的肩,傳來的暖度卻穰我寒毛直豎,一股涼意從腳底直直貫穿到腦髓,大腦在叫囂,低聲嘶哄著我所不知道的事。

被我所遺忘的,最最重要的事。

"影山......律?"我艱難的吞吞口水,然後重複他的話。

"對,影山律......怎麼了嗎?如果真的很不舒服的話一定要去醫務室喔?"他有些緊張地看著我,眼底寫滿擔憂,這讓我想起以前生病時,也是有某個人會這樣擔心的看著我......是誰來著?

想不起來了。

"只是有點睡眠不足而已,"我隨便編個藉口示意他別操心了"話說我好像還沒問過你的名子......?"

"喔,我叫做月月,是上週調過來幫忙你解決案子的得利小助手喔~"他神采奕奕地對我比了個剪刀手,然後被我完美無視掉了。

"給一位黃花閨秀取這麼拙的名子真的不要緊嗎?"

"真是失禮納,我可是貨真價實的男兒身喔~"

不,就算是男的取這麼拙也實在是......

"說起來,律你是不是有個哥哥阿?"

"咦......"我頓時陷入記憶的漩渦裡,大腦因思考過快而無法動彈,只能發出無意義的單音節。

"怎麼了嗎?"

"有、有阿,我有哥哥的,他叫做......"我從桌上鏡的倒映中看見自己愈發僵硬的臉,也看見了那人擔心的神情。

"......律阿,不舒服的話就別勉強了,好嗎?"

"我才沒有!"我猛地站起身來,隔壁桌的水壺被撞倒了,水沿著桌邊滴滴答答的落下,迴盪在無人的辦公室裡。

"律,你......"

"我有哥哥的!他叫做、他叫做......"叫做......什麼?

"律?律、沒事吧?律、律!!"

世界以我為中心開始加速旋轉,大腦彷彿被攪成糨糊般無法思考,四肢像被綁了鉛塊般動彈不得,周遭的景物因加速度開始模糊了起來,遠方依稀聽見有人在呼喚我的名子,我像是顆小石子被投入記憶的大池裡,卻泛不起一點漣漪。

我是......






......醒醒......喂...聽得到嗎......醒醒......

你應該......馬上......







"嗚......"迷糊的睜開眼,我掙扎了幾下終究決定離開軟綿綿的床墊,轉為坐姿。

"唷,醒了嗎?我剛剛還想說再不醒就要打電話叫救護車了呢,哈哈哈~"他朗爽地笑著,而我則是給了幾個白眼當作禮物。

"喔喔對了,這個。"他從一大袋資料中抽出一份牛皮紙袋遞給我"這個是......"

"案件的調查資料跟個資對吧?"

他有些不可置信的眨眨眼,然後彈了個響指"賓果~真不愧是以工作狂著名的人啊。"

"我記得你不是很不想接這份案子嗎?"接過牛皮紙袋後我打開來隨便翻閱了一下,沒什麼奇怪的地方,非常普通的報告。

"要不是你執意要接這件case,我也不用這麼辛苦地幫你找資料啦。"月月無奈的聳聳肩"誰叫我們是搭檔嘛,當然要捨命陪君子啦。"

"你不也只是找報告而已,實地勘察都推給我──你剛剛說什麼?"

"誰叫我們是搭檔嘛,當然要捨命......""不不,我說的是上一句。"

"要不是你執意要接這件case,我也不用這麼辛苦地幫你找資料啦。"他又裝模作樣地聳了聳肩。

"......你剛剛不是才說,這件案子是組長指派給我的嗎?"

他似乎是恍了下神,一時之間啞口無言,然後才結結巴巴的說出"你你你、不會是燒壞腦子......"

"並沒有好嗎。"

"當時在會議上是你極力說服組長把案子交給你的喔。組長還曾勸過你說要是弄不好會在紀錄上留汙點,不過看你這麼堅持他也不好意思說什麼啦......然後會議一結束之後你就暈倒了,診療結果是睡眠不足,害我還被組長訓說都是我讓你常常跑外務的關係,"他又嘆了口氣"這樣了解沒,超級紅人影山律先生?"

"......確定不是你記錯?"

"怎麼可能?我當時就在現場阿。"

那...怎麼可能......


------------------──TBC──---------------------

好了好了再不收尾我就要打到死了

雖然我不管收在哪都是爛尾啦(眼神死

還在想要不要標律茂tag 可是裡面律茂完全沒互動啊我這樣這真的大丈夫嗎!!!!!!

總而言之請不要期待下集唷 啾咪♡

已經感覺到會把這篇寫到爛掉了......(怕.jpg

開坑一時爽 補坑火葬場 開坑爽感有賺有陪 詳情請見過來人玥玥(←一個棄了無數坑的人

评论
热度 ( 2 )

© 玥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