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看腐文的腐女
標準主角(總受)控
中了靈能百分百的毒
#萌萌的出久麻吉小天使!!!
#14歲差距什麼的好吃得犯規
#茂夫小天使茂夫小天使hshshshs(去吃藥
目前自產糧中 但還是最喜歡看別的太太畫出來的小天使了
文筆是渣渣級別的
(無自覺的)準考生一枚

Part.2

醬醬!超連結在此:

Part.1 甦醒與不知所措


--------------------------------------------------------------------------------------------

清脆的聲音迴盪在長廊中。

"......有沒有可能是哪邊出了問題?例如燒壞大腦之類的。"

抱著厚厚一疊資料,我與月月快步走在往辦公室的路上。

"我現在是很認真的跟你討論。"

這一切都太過不可思議了,不習慣的地方、未曾見過的人、消失的記憶,還有那太過真實的夢......或許那並不是夢?不,這麼超現實的事怎麼可能會發生......的吧?像是被拋入迷宮,不管事情原委如何,我現在是真真切切的被困住了。

在一個不知名的地方。

"搞不好你現在就是在作夢阿,哈哈哈~"他朗爽的笑了幾聲"說笑話的啦,耶嘿☆"

我翻了不知道第幾個白眼"耶嘿個頭阿噁心死了......先不管這個,快跟我說被害者的資料跟家庭背景。"

"我說你啊好不容易可以休息就別再說工作的事了......"他一邊咕噥一邊在資料堆裡翻找著"好歹也體諒一下,我可不是工作狂.....啊啊,有了。"

看著他抽出一張紙,我剎那有些分了神,原來人的一生就像紙般,輕盈得一吹就散,彷彿不曾在這世上,就連存在也可以輕易抹除,不堪一擊。

"存在的證明......嗎。"我用近似低喃的語氣說。

"嗯?什麼證明?"他眨眨對我來說有點太過清澈的眼睛,然後帶著些許笑意問我"該不會真的是燒壞腦子──"

"並不是。"

我剛剛居然會有認為他很單純天真的想法出現。

真是太瘋狂了。



"呃、死者叫做高橋おげち,16歲......喔呀喔呀這可真不得了。"一回到辦公室就專注於資料的月月突然驚嘆了聲,然後揮揮手叫我過去看。

"找到有用的資料了嗎?"

他噗嗤聲笑了出來"不不不,我只是單純覺得這人很有趣而已,功課不好體能又爛、煮飯不好吃做事又笨手笨腳的,長相也普普通通的就像個路人般。也難為她有這麼一個妹妹,難怪當時解剖報告一出來大家就咬定他是自殺了。"說完又綻開抹笑容,陽光得令人刺眼。

真是夠了。

"該不會還有參加什麼肉體改造社之類的社團吧。"不經大腦的一句話讓我愣了足足有三秒之久,為什麼我能篤定的說出這種話呢?

月月先是呆了會,然後才回神說"......我應該還沒給你看過資料吧?"

"呃.....這個是、那個......"明明是一句話就可以解釋的東西,我卻站在那支吾了半天也講不出什麼話。

到底是為什麼呢?

"因為你會通靈?"

"對......不對,你小說看太多了吧。"

差點就把手邊的咖啡機往他臉上砸過去了......好險忍住了。

不然也太浪費咖啡機。



"妹妹的名子呢?"我把一杯拿鐵遞到他面前"家人有幾位?有沒有養寵物?平常在學校的狀況?人際關係如何?有打工嗎?"

他盯著咖啡杯看了足足三秒,才抬起頭問"給我的?"

"不然是給空氣的?"

接過杯子晃兩下,咖啡濃醇的韻味混著甘甜的奶香味以一種驚人的速度渲染了附近的空氣"我不喝咖啡的、"他偏頭思考一下"就算是拿鐵也一樣。"

"牛奶量加倍、也有加糖,還放了可可粉。"

"哎呀真是麻煩你幫我泡咖啡~"他滿懷期待的嘗了一口,然後滿足的嘆口氣"果然牛奶就是好啊......"

"你為什麼......喜歡喝牛奶?"我不自覺的嚥了嚥口水,感覺到某種異樣的情緒在心底翻滾攪動著,令人煩躁。

"嗯......應該是喜歡它甜甜的味道吧,而且喝牛奶可以長高阿。"月月有些不解的眨眨眼,倒是沒反問自己為什麼要問他這種奇怪的問題。


"為什麼哥哥喜歡喝牛奶呢?"

"啊......因為牛奶甜甜的很好喝啊,而且媽媽說多喝牛奶可以長高。"眼前留著黑色鍋蓋頭的小孩先是愣了下,然後有些害羞似的搔搔臉"畢竟我是哥哥阿,要比律還高才能保護好你呢。"他有些靦腆的笑了。

那是他看過最美麗的笑容。


為什麼呢?我竟然對那位應該是從未見過面的小孩如此醉心,彷彿是從出生前就相識一般,那樣的感到安心。

那個雖然懦弱卻總是可以緊緊牽住手的那個人,那個笑起來猶如一抹明月、雖然微弱但是堅定的發著光芒的人,那個有著獨特稱號的人,那個總是陪在自己身旁、他最愛的最愛的

影山──

"影山律!!"

一聲叫喚像道雷劈過腦子,硬生生的阻斷了思想,"唔?" 我揉揉太陽穴,然後發出了無意義的單音節。

"我叫了你很多遍了,不過你好像在恍神?還是你想起什麼了嗎?"

"......不、什麼都沒有。"剛剛的影像就像跑馬燈般過眼即逝,曇花一現般的美景最終什麼都沒留下。

我,到底是在追尋什麼呢?

"你要不要先休息一下啊?臉色很不好欸......"擔心的臉在我眼前放大,接著是一雙手把我拉起,我才發現自己在不知不覺中變成了跪姿,全身發軟頭昏無力,腦袋暈昏昏的無法思考,簡直跟一團糨糊沒有兩樣。

"那你就在這裡先休息──"話還沒完全說完,我便搶先最入深深的黑暗裡,深深的深深的一步一步的家我吞噬包圍著──



"大哥哥在這裡幹嘛呢?"一雙小手擠擠我的臉頰,微涼的手掌瞬間讓我清醒了三分,我坐起身子環顧四周,是辦公室呢,只是誰都不在。

"......妹妹你叫什麼名子?"我盡可能的用最溫柔的語氣去詢問,也不是說討厭小孩子,只是我對於跟他們溝通這方面來說......大概是有點障礙的吧。

"我不知道。"眼前的妹妹留著齊眉妹妹頭,漂亮的黑色頭髮在腦後被綁成兩條小辮子,透出股純真的氣息,然而眼神卻毫無波瀾,宛若一灘死水,臉上一點表情都沒有,靜靜的看不出情緒。

"那我先帶你去找爸爸媽媽─""大哥哥你是不是也有個哥哥阿?"

伸出去的手僵在半空中,我感覺到背後開始冒出冷汗"......為什麼要這樣問呢?"

"沒為了什麼,大哥哥只需要回答我的問題就好。"

"那、我們還是先去──""大哥哥是不是也有個哥哥?"

用力地將伸出去的手握緊,指甲深深嵌進肉裡,意外的卻感覺不到痛楚。

"我......A.我有哥哥                        "

          B.我沒有哥哥                

          C.我們下次再討論好不好。


--------------------------------------------------------------------------------------------

啊哈哈哈雖然只是滿足自己腦洞的小說不過寫起來就是爽阿~就是只有這種時候才會特別有動力去更文(艮

反正我有更喔!我真的有更喔!(閉嘴

希望有看到這裡的你幫忙投個票 只要回答要選ABC哪個就好了喔

當然就算沒人投也還是會繼續寫下去的(這種喪氣話就別講了吧

依照選擇的答案不同也會有不一樣的故事情節喔 嘛雖然只要一次選錯就直接Game Over的說

不過有寫到第一次分歧點了應該就是好的開始?

反正再讓我肝幾把陰陽師(咳血

謝謝看了一堆我的廢話 我是玥玥我們下集再會(首先得先有下集呢

评论 ( 2 )
热度 ( 2 )

© 玥玥 | Powered by LOFTER